歡迎! | 简体 | 繁體

10/3/2007

另类地狱

  刚过去的主日,神父提起一种另类的地狱:你要被逼不断打牌九、麻雀、骰盅、买大细、鱼虾蟹、百家乐,廿四小时唔准瞓觉,唔准休息,结果是……

仲恩又联想起一个另类的地狱,起初也蛮吸引的……:

恶人死了,穿过地狱的入口,忧愁地来到接待处前向魔鬼报到。

魔鬼:「你為什麼忧愁呢?」

恶人:「你认為呢?我现在在地狱了!」

魔鬼:「地狱有什麼不好呢?老实说,这裡有很多有趣的玩意,你喜欢饮酒吗?」

恶人:「喜欢!当然喜欢啦!」

魔鬼:「那你一定会爱上星期一了。在地狱裡,星期一是饮酒的狂欢日,烕士忌、德基拉、黑啤、鸡尾酒……我们饮到醉醺醺,稍微醒一点,又再继续饮。」

恶人:「咦!衰鬼丫!听落又好似几好喎!」

魔鬼:「你会吸烟吧?」恶人:「我不像吗?」

魔鬼:「那你一定会爱上星期二了。因為我们拥有全世界最优质的香烟、雪茄,无限供应给你们,吸到肺癆、生Cancer都得。」

恶人:「吓~~~」

魔鬼:「放心吧!就算生Cancer又如何呢?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恶人:「哈哈!!看来我没有来错喎!!」

魔鬼:「你喜欢赌博吗?」

恶人:「当然啦!我经常去赌场的。」

魔鬼:「那你一定会爱上星期叁了。牌九、麻雀、骰盅、大细、鱼虾蟹、百家乐,啤牌、轮盘、老虎机。中西皆宜,赌到破產都得。破產也不用担心,你可以借贷,继续去赌,如果再破產,又可以再借贷,总之没完没了啦!」

恶人:「咁都得?」

魔鬼:「你吸唔吸毒架?」

恶人:「你讲笑咩?这裡连毒品都有?」

魔鬼:「当然啦!你一定会爱上星期四了。星期四係吸毒日,K仔、冰、蓝精灵、摇头丸,你想得出的都有,就算吸死你,在谁阻你呢?你都死了。」

恶人:「哈哈!!看来这裡也不坏,几型、几Cool丫!!!」

魔鬼:「你是基的吗?」 恶人:「不是呀。」

魔鬼:「噢~~~哪你一定会讨厌星期五了……」

(笑话摘自某网上论坛的英文笑话区)

-
kwokhim 2:44:46 P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回覆文章
oohhhh??? thats the end of this story??? 我睇唔明个重点.... -- mariating


9/18/2007

开学了=太忙了

开学了,很多天没有更新这个部落格,「田园将芜」之感冒起,但无奈之感更强,真的抽不出时间。

 

  「抽不出时间」,这句话很面善,每当我们推辞着天主的时候,这是招牌菜,好让我们理直气壮地招呼一下天主。

 

  週日不去圣堂,因為抽不出时间;因為太忙;因為今个星期太忙,星期日要晚一点起床,睡个够……把「因為」两个字放在藉口前面,彷似就成了天主不得不放纵你的理由了。要知道天主是宽仁的天主,祂绝不会因為你用藉口撒赖而惩罚你,但祂希望人肯与祂互动。「肯」,即是我们愿意亲近天主。若「不肯」与祂互动的话,在弥撒中眼光光「望」下「望」下,其实也不算亲近天主。

 

  时间的主宰是天主,是天主创造时间,是天主给予我们时间。爱好音乐的仲恩特别多谢天主,祂给予我们时间,好让我们能接触音乐。故此,我们要谨记,天主是时间的主宰。

 

  「抽不出时间」,是谁人的时间呢?是我的时间?是你的时间?是天主的时间?曾听过一个母亲教训孩子说:「天主给了你一个星期有一百六十八小时,要你在星期日抽两个小时多谢天主,难道不对吗?」
-
kwokhim 10:06:27 A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8/27/2007

有趣的新闻

有趣的「新闻」

 

一名章姓男子於二零零七年八月廿叁日晚上十一时左右,途经泽丰轻铁站往屯门码头方向的月台上,被一名正要购买车票的男子恶意袭击,期间有人用脚猛力踩伤事主,事主一度昏迷,伏在月台上,附近途人竟无一上前救助,更有两名青年围观,用手机拍摄事主的惨状。

 

消息指,事主姓章名郎,案发时,正步行回家,唯途经泽丰轻铁站时,迎面遇到一名男子,该名男子正面向自动购票机,突然转身,怒目而视,猛力踩伤事主右腿,事主更被衝力弹至离地,拋向远处,一度昏迷,伏在地上。从案发现场的血跡可见,事主从被创的地点弹至二十厘米外的地上,因而加重伤势。

 

有途人指,案发后不足五分鐘,有一群流岷经过,期间有几位马姓男子,曾有移动过俯伏的事主的动作。不久,有人大声号召吶喊,拉扯事主,企图要将事主带走。拉扯间,事主曾尝试挣脱流岷的围困,并大声呼救,唯双方推撞超过叁十分鐘,竟无途人上前救助,更有两名青年用手机拍摄事主的惨状。

 

警方暂将案件定為怀疑种族衝突案处理,并呼吁目击案发经过的市民主动联络警方,提供有关本案的资料。

-
kwokhim 2:01:27 P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回覆文章
章郎…单新闻係咪真…??? -- chongkit


8/20/2007

巴赫的怪音!!!

近日,颂恩在看一些有关J. S. Bach(巴赫)的书,见到了一些有趣的軼事,令我想起了一个弹钢琴的朋友。

 

        巴赫是巴罗克时期的伟大音乐家,是巴罗克时期的代表人物,他的作品超过五百首之多,他在当时更是着名的管风琴演奏家。

        1703年,巴赫到魏玛的阿恩施塔特新教堂当管风琴师,1705年的秋天,他為了观摩吕柏克镇马林教堂的名管风琴演奏家布克斯特.胡德的演奏,特意请了一个月假,徒步前往。怎知,巴赫听了布克斯特的音乐会后,如痴如醉,最后在镇上逗留了叁个月,忘记了回去。

        原来,年轻的巴赫在教堂弹奏管风琴时,就因為「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和「创造热情」而破坏了当时保守的宗教音乐规范,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当巴赫没有按时返回教堂,当时的教会当局便借机严厉责难他,在罗织巴赫罪状的报告书中「有趣地」写道:「过去他(巴赫)常在合唱曲中,突然加入变奏,擅自混入各种奇音,使神圣的礼拜仪式陷入混乱中……

 

        以前,颂恩认识了一个男学生,擅长弹钢琴,特别是Jazz的音乐,平平无奇的钢琴曲,在他手上都变成了爵士乐版本的钢琴曲了。他笑言自己这种「自动转台」的技术已令他很苦恼,因為他已不懂得「正正经经」地弹一首歌了。

        正巧,他也好像巴赫一样,在教会裡担当司琴的职务,他的经歷……想必与巴赫无异了。

 

        忽发奇想,如果叁百年前的人来到2007年的教堂,见到又结他、又Side drum、又长笛、又二胡……会发生甚麼事呢?
-
kwokhim 11:12:29 A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8/15/2007

教堂音乐一定是「很慢」的吗?

今个週日,仲恩到了一间陌生的教堂朝圣,那里的建筑很美,不算华丽、不算单调,总而言之,有一种朴素而美丽的感觉。我早到了一会,收拾心情準备弥撒的开始。听到圣咏团那边有一位弟兄正在吹长笛,预备弥撒的歌曲(某程度上,也是营造更好的祈祷气氛),可能因為他吹得不错,令我感到我心中的祷声更充实、更能专注地向天父诉说。

 

弥撒开始,弟兄姐妹们起立,咏唱进台咏,一开口,差点吓我一跳。為甚麼会这麼「慢」的呢?这好像和之前的感觉有点不协调呢!

 

究竟是我太心急想唱「快」一点,还是教堂的圣咏总要「慢」一点呢?

 

仲恩特意為这个问题问过几个人,其中有位姐妹这样说的:「慢D唔好咩?我成日连歌词都未睇得切,歌咏团D人就唱到跑马咁快,点追喎?」又有一位歌咏团的指挥这样说:「也不是每首歌都要慢的,譬如:光荣颂、欢呼颂(圣圣圣)、讚颂词(全能天主父)、天下万国等,这一类欢呼、讚美天主的歌曲,当然需要多一点高昂的情绪,如果唱得死气沉沉,又怎算光荣天主呢?反而,垂怜经、羔羊颂等一类祈求天主垂怜及祈赐平安的歌曲,我们就需要抱一份谦卑的祈祷的心。如果唱得很熟,也就别唱得太『快』了。」

 

其实,弥撒既不是音乐表演,唱得好不好听,相信天主也不会很计较吧!反而,下次仲恩一定要更专心祈祷,别太计较别人唱得「快」还是「慢」呢!
-
kwokhim 10:27:12 A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8/9/2007

父亲节:回归父家

(本篇写於6月17日父亲节)

今天是六月第叁个週日,亦即一年一度的父亲节,大部份人都有些庆祝节目,向自己的父亲、爷爷表示(或者是暗示)一下孝意。未為人父的丈夫,也可能会收到妻子的神秘礼物。平日比较「cool」的大男人,这天也会稍稍升温,融入喜庆的气氛。

 

仲恩每年的父亲节活动第一砲,就是到教堂望弥撒,全家出动,向天主感恩,多谢祂给予我一个父亲。今年父亲节,进台咏很特别,新版颂恩第282首,歌名是《回归父家》,一听之下,心裡就暗叫一声:「大吉利是咩!」多数有弟兄姐妹离世时,大家都会说他/她回归了父家,那麼,父亲节流流,唱甚麼《回归父家》呢?在咒自己的父亲去死吗?总觉得歌名令我有种不太自在的感觉。

 

「我们要起来,回到天父的家乡。」

 

其实这歌词是出自《路15:18》,浪子回头的比喻中,浪子的悔过:「我要起身到我父亲那裡去,并且要给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路15:19》更激:「『我不配再称作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你的一个佣工罢!』」

 

有时真难理解这个比喻。这有点自虐吧!你试试跟父亲说,叫他把你当作是佣人吧,恐怕你会把父亲吓得心臟病发:「呀仔!你係咪发烧呀?你无病嘛?」更难理解的是,我至小就以為比喻中的父亲天天在屋外等待小儿子回来,不用打工,这个父亲可悠閒得很呢!印象中,多数留在家中,等待丈夫、等儿子的都是妻子、母亲来的。父亲不都只有「被等」的份吗?

 

前阵子,仲恩经常很夜才回家,令父母担心不已,直至有一晚,我凌晨两时才回到家裡,见到那一幕景象,我就决定不再夜归了。那一次,当我打开铁闸、大门,第一眼见到的,是门缝透出来的厨房灯光,全屋都是黑漆漆的、没有开灯;第二眼见到的,是父亲坐在暗黑的客厅,把手上那杯茶乾了,走入厨房裡洗杯,说了四个字:「早点睡吧。」他,在这个时间,平日已经去睡了;他,就算不等我,我也有锁匙自己开门;他,没有跟我约好,在这个时间见面。这个他,平日沉默寡言的他,跟本没有理由等我,他倒了一杯茶,一边喝、一边等,那杯茶是他為何坐在客厅裡的原因,但不是理由。这一幕,我亲身感受到父亲等待儿子是怎样的一回事。

 

有很多时候,父亲们都不善辞令,不懂怎样说出关心的说话。「书生型」的父亲只会静静地等待儿女回家,甚至是回心转意,儿女对父亲有很多误解,他也不会向儿女解释,儿女在埋怨父亲与他们有代沟、父亲很固执、很食古不化,父亲只会将这些埋怨吞进肚裡;「火爆型」的父亲会大呼大叫,打打闹闹,儿女埋怨父亲了,他会反击,彷彿家庭就等同於战场,儿女想表达一下爱意,父亲又不够浪漫,粗枝大叶,儿女总会觉得对父亲的孝顺是一厢情愿、没有回应的。无论父亲是「书生型」、「火爆型」……父亲们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等待儿女回到身边」。

 

你有跟父亲拥抱吗?你有跟父亲说「我爱你」吗?你会觉得跟父亲说「我爱你」是羞耻的吗?当儿子的啊!很潮的儿子们啊!你嫌弃老爸很老套吗?

 

「大父上主,我举心向祢,在祢圣怀裡,衷心信归依。」

「请『再』施予宠祐与欢慰,好使我身口永常歌颂祢。」

-
kwokhim 11:02:58 A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8/3/2007

说话艺术

急事,慢慢的说;

大事,清楚的说;

小事,幽默的说;

没把握的事,谨慎的说;

没发生的事,不要胡说;

做不到的事,别乱说;

伤害人的事,不能说;

讨厌的事,对事不对人的说;

开心的事,看场合说;

伤心的事,不要见人就说;

别人的事,小心的说;

自己的事,听听自己的心怎麼说;

现在的事,做了再说;

未来的事,未来再说;

如果对我有不满意的地方,请一定要对我说。

 

作者:郑丹瑞

(2007-06-14)

-
kwokhim 12:14:24 P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8/3/2007

创世之初:没有耳朵的天主?

            创世纪 1:27写道:「天主於是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就是照天主的肖像造了人:造了一男一女。」

            创世纪 2:7写道:「上主天主用地上的灰土形成了人,在他鼻孔内吹了一口生气,人就成了一个有灵的生物。」

            幼时,常常疑惑着天主的肖像是怎样的,像个老爷爷般,下巴有一大撮白鬍子,面上有两隻眼,有个鼻,有个口。不知怎的,印象中,天主是没有耳朵的。有时主日到教堂,真想问神父:「你说祈祷即是跟天主交谈,為甚麼别人跪在教堂裡祈祷时,没有开口说话呢?难道天主是没有耳朵的?」

人长大了,慢慢明白,祈祷是让我的心灵跟天主有交流、有沟通,如果「唸口簧」、「背书」般祈祷,心灵紧闭着,又如何跟天主有交流呢?我们歌唱、我们讚美,大声过「大声公」,但心灵紧闭着,又如何能把我们的诚意、崇敬送给天主呢?

我深信天主的肖像中,耳朵是不可缺少的一环。耳朵让我们能「听」,能听到天主的圣言、能听到大自然的风声,能听到别人的规劝,能听到自己的乐声。但没有耳朵的人更有福,因為他们失去听觉,反而更懂得「听」的重要,他们的心灵更开放,能听到天主、大自然、别人和自己的心声,天主使他们的心灵发挥了耳朵的功用。

-
kwokhim 12:13:37 P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下一頁,第1,2

所有文章

返回頁頂

Powered by Misslog 1.2 | Design by BlueY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