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 | 简体 | 繁體

10/3/2007

另類地獄

  剛過去的主日,神父提起一種另類的地獄:你要被逼不斷打牌九、麻雀、骰盅、買大細、魚蝦蟹、百家樂,廿四小時唔准瞓覺,唔准休息,結果是……

仲恩又聯想起一個另類的地獄,起初也蠻吸引的……:

惡人死了,穿過地獄的入口,憂愁地來到接待處前向魔鬼報到。

魔鬼:「你為什麼憂愁呢?」

惡人:「你認為呢?我現在在地獄了!」

魔鬼:「地獄有什麼不好呢?老實說,這裡有很多有趣的玩意,你喜歡飲酒嗎?」

惡人:「喜歡!當然喜歡啦!」

魔鬼:「那你一定會愛上星期一了。在地獄裡,星期一是飲酒的狂歡日,烕士忌、德基拉、黑啤、雞尾酒……我們飲到醉醺醺,稍微醒一點,又再繼續飲。」

惡人:「咦!衰鬼丫!聽落又好似幾好喎!」

魔鬼:「你會吸煙吧?」惡人:「我不像嗎?」

魔鬼:「那你一定會愛上星期二了。因為我們擁有全世界最優質的香煙、雪茄,無限供應給你們,吸到肺癆、生Cancer都得。」

惡人:「吓~~~」

魔鬼:「放心吧!就算生Cancer又如何呢?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惡人:「哈哈!!看來我沒有來錯喎!!」

魔鬼:「你喜歡賭博嗎?」

惡人:「當然啦!我經常去賭場的。」

魔鬼:「那你一定會愛上星期三了。牌九、麻雀、骰盅、大細、魚蝦蟹、百家樂,啤牌、輪盤、老虎機。中西皆宜,賭到破產都得。破產也不用擔心,你可以借貸,繼續去賭,如果再破產,又可以再借貸,總之沒完沒了啦!」

惡人:「咁都得?」

魔鬼:「你吸唔吸毒架?」

惡人:「你講笑咩?這裡連毒品都有?」

魔鬼:「當然啦!你一定會愛上星期四了。星期四係吸毒日,K仔、冰、藍精靈、搖頭丸,你想得出的都有,就算吸死你,在誰阻你呢?你都死了。」

惡人:「哈哈!!看來這裡也不壞,幾型、幾Cool丫!!!」

魔鬼:「你是基的嗎?」 惡人:「不是呀。」

魔鬼:「噢~~~哪你一定會討厭星期五了……」

(笑話摘自某網上論壇的英文笑話區)

-
kwokhim 2:44:46 P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回覆文章
oohhhh??? thats the end of this story??? 我睇唔.... -- mariating


9/18/2007

開學了=太忙了

開學了,很多天沒有更新這個部落格,「田園將蕪」之感冒起,但無奈之感更強,真的抽不出時間。

 

  「抽不出時間」,這句話很面善,每當我們推辭著天主的時候,這是招牌菜,好讓我們理直氣壯地招呼一下天主。

 

  週日不去聖堂,因為抽不出時間;因為太忙;因為今個星期太忙,星期日要晚一點起床,睡個夠……把「因為」兩個字放在藉口前面,彷似就成了天主不得不放縱你的理由了。要知道天主是寬仁的天主,祂絕不會因為你用藉口撒賴而懲罰你,但祂希望人肯與祂互動。「肯」,即是我們願意親近天主。若「不肯」與祂互動的話,在彌撒中眼光光「望」下「望」下,其實也不算親近天主。

 

  時間的主宰是天主,是天主創造時間,是天主給予我們時間。愛好音樂的仲恩特別多謝天主,祂給予我們時間,好讓我們能接觸音樂。故此,我們要謹記,天主是時間的主宰。

 

  「抽不出時間」,是誰人的時間呢?是我的時間?是你的時間?是天主的時間?曾聽過一個母親教訓孩子說:「天主給了你一個星期有一百六十八小時,要你在星期日抽兩個小時多謝天主,難道不對嗎?」
-
kwokhim 10:06:27 A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8/27/2007

有趣的新聞

有趣的「新聞」

 

一名章姓男子於二零零七年八月廿三日晚上十一時左右,途經澤豐輕鐵站往屯門碼頭方向的月台上,被一名正要購買車票的男子惡意襲擊,期間有人用腳猛力踩傷事主,事主一度昏迷,伏在月台上,附近途人竟無一上前救助,更有兩名青年圍觀,用手機拍攝事主的慘狀。

 

消息指,事主姓章名郎,案發時,正步行回家,唯途經澤豐輕鐵站時,迎面遇到一名男子,該名男子正面向自動購票機,突然轉身,怒目而視,猛力踩傷事主右腿,事主更被衝力彈至離地,拋向遠處,一度昏迷,伏在地上。從案發現場的血跡可見,事主從被創的地點彈至二十厘米外的地上,因而加重傷勢。

 

有途人指,案發後不足五分鐘,有一群流岷經過,期間有幾位馬姓男子,曾有移動過俯伏的事主的動作。不久,有人大聲號召吶喊,拉扯事主,企圖要將事主帶走。拉扯間,事主曾嘗試掙脫流岷的圍困,並大聲呼救,唯雙方推撞超過三十分鐘,竟無途人上前救助,更有兩名青年用手機拍攝事主的慘狀。

 

警方暫將案件定為懷疑種族衝突案處理,並呼籲目擊案發經過的市民主動聯絡警方,提供有關本案的資料。

-
kwokhim 2:01:27 P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回覆文章
章郎…單新聞係咪真…??? -- chongkit


8/20/2007

巴赫的怪音!!!

近日,頌恩在看一些有關J. S. Bach(巴赫)的書,見到了一些有趣的軼事,令我想起了一個彈鋼琴的朋友。

 

        巴赫是巴羅克時期的偉大音樂家,是巴羅克時期的代表人物,他的作品超過五百首之多,他在當時更是著名的管風琴演奏家。

        1703年,巴赫到魏瑪的阿恩施塔特新教堂當管風琴師,1705年的秋天,他為了觀摩呂柏克鎮馬林教堂的名管風琴演奏家布克斯特.胡德的演奏,特意請了一個月假,徒步前往。怎知,巴赫聽了布克斯特的音樂會後,如痴如醉,最後在鎮上逗留了三個月,忘記了回去。

        原來,年輕的巴赫在教堂彈奏管風琴時,就因為「充滿了青春的活力」和「創造熱情」而破壞了當時保守的宗教音樂規範,引起了許多人的不滿。當巴赫沒有按時返回教堂,當時的教會當局便借機嚴厲責難他,在羅織巴赫罪狀的報告書中「有趣地」寫道:「過去他(巴赫)常在合唱曲中,突然加入變奏,擅自混入各種奇音,使神聖的禮拜儀式陷入混亂中……

 

        以前,頌恩認識了一個男學生,擅長彈鋼琴,特別是Jazz的音樂,平平無奇的鋼琴曲,在他手上都變成了爵士樂版本的鋼琴曲了。他笑言自己這種「自動轉台」的技術已令他很苦惱,因為他已不懂得「正正經經」地彈一首歌了。

        正巧,他也好像巴赫一樣,在教會裡擔當司琴的職務,他的經歷……想必與巴赫無異了。

 

        忽發奇想,如果三百年前的人來到2007年的教堂,見到又結他、又Side drum、又長笛、又二胡……會發生甚麼事呢?
-
kwokhim 11:12:29 A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8/15/2007

教堂音樂一定是「很慢」的嗎?

今個週日,仲恩到了一間陌生的教堂朝聖,那裏的建築很美,不算華麗、不算單調,總而言之,有一種樸素而美麗的感覺。我早到了一會,收拾心情準備彌撒的開始。聽到聖詠團那邊有一位弟兄正在吹長笛,預備彌撒的歌曲(某程度上,也是營造更好的祈禱氣氛),可能因為他吹得不錯,令我感到我心中的禱聲更充實、更能專注地向天父訴說。

 

彌撒開始,弟兄姐妹們起立,詠唱進台詠,一開口,差點嚇我一跳。為甚麼會這麼「慢」的呢?這好像和之前的感覺有點不協調呢!

 

究竟是我太心急想唱「快」一點,還是教堂的聖詠總要「慢」一點呢?

 

仲恩特意為這個問題問過幾個人,其中有位姐妹這樣說的:「慢D唔好咩?我成日連歌詞都未睇得切,歌詠團D人就唱到跑馬咁快,點追喎?」又有一位歌詠團的指揮這樣說:「也不是每首歌都要慢的,譬如:光榮頌、歡呼頌(聖聖聖)、讚頌詞(全能天主父)、天下萬國等,這一類歡呼、讚美天主的歌曲,當然需要多一點高昂的情緒,如果唱得死氣沉沉,又怎算光榮天主呢?反而,垂憐經、羔羊頌等一類祈求天主垂憐及祈賜平安的歌曲,我們就需要抱一份謙卑的祈禱的心。如果唱得很熟,也就別唱得太『快』了。」

 

其實,彌撒既不是音樂表演,唱得好不好聽,相信天主也不會很計較吧!反而,下次仲恩一定要更專心祈禱,別太計較別人唱得「快」還是「慢」呢!
-
kwokhim 10:27:12 A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8/9/2007

父親節:回歸父家

(本篇寫於6月17日父親節)

今天是六月第三個週日,亦即一年一度的父親節,大部份人都有些慶祝節目,向自己的父親、爺爺表示(或者是暗示)一下孝意。未為人父的丈夫,也可能會收到妻子的神秘禮物。平日比較「cool」的大男人,這天也會稍稍升溫,融入喜慶的氣氛。

 

仲恩每年的父親節活動第一砲,就是到教堂望彌撒,全家出動,向天主感恩,多謝祂給予我一個父親。今年父親節,進台詠很特別,新版頌恩第282首,歌名是《回歸父家》,一聽之下,心裡就暗叫一聲:「大吉利是咩!」多數有弟兄姐妹離世時,大家都會說他/她回歸了父家,那麼,父親節流流,唱甚麼《回歸父家》呢?在咒自己的父親去死嗎?總覺得歌名令我有種不太自在的感覺。

 

「我們要起來,回到天父的家鄉。」

 

其實這歌詞是出自《路15:18》,浪子回頭的比喻中,浪子的悔過:「我要起身到我父親那裡去,並且要給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路15:19》更激:「『我不配再稱作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你的一個傭工罷!』」

 

有時真難理解這個比喻。這有點自虐吧!你試試跟父親說,叫他把你當作是傭人吧,恐怕你會把父親嚇得心臟病發:「呀仔!你係咪發燒呀?你無病嘛?」更難理解的是,我至小就以為比喻中的父親天天在屋外等待小兒子回來,不用打工,這個父親可悠閒得很呢!印象中,多數留在家中,等待丈夫、等兒子的都是妻子、母親來的。父親不都只有「被等」的份嗎?

 

前陣子,仲恩經常很夜才回家,令父母擔心不已,直至有一晚,我凌晨兩時才回到家裡,見到那一幕景象,我就決定不再夜歸了。那一次,當我打開鐵閘、大門,第一眼見到的,是門縫透出來的廚房燈光,全屋都是黑漆漆的、沒有開燈;第二眼見到的,是父親坐在暗黑的客廳,把手上那杯茶乾了,走入廚房裡洗杯,說了四個字:「早點睡吧。」他,在這個時間,平日已經去睡了;他,就算不等我,我也有鎖匙自己開門;他,沒有跟我約好,在這個時間見面。這個他,平日沉默寡言的他,跟本沒有理由等我,他倒了一杯茶,一邊喝、一邊等,那杯茶是他為何坐在客廳裡的原因,但不是理由。這一幕,我親身感受到父親等待兒子是怎樣的一回事。

 

有很多時候,父親們都不善辭令,不懂怎樣說出關心的說話。「書生型」的父親只會靜靜地等待兒女回家,甚至是回心轉意,兒女對父親有很多誤解,他也不會向兒女解釋,兒女在埋怨父親與他們有代溝、父親很固執、很食古不化,父親只會將這些埋怨吞進肚裡;「火爆型」的父親會大呼大叫,打打鬧鬧,兒女埋怨父親了,他會反擊,彷彿家庭就等同於戰場,兒女想表達一下愛意,父親又不夠浪漫,粗枝大葉,兒女總會覺得對父親的孝順是一廂情願、沒有回應的。無論父親是「書生型」、「火爆型」……父親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等待兒女回到身邊」。

 

你有跟父親擁抱嗎?你有跟父親說「我愛你」嗎?你會覺得跟父親說「我愛你」是羞恥的嗎?當兒子的啊!很潮的兒子們啊!你嫌棄老爸很老套嗎?

 

「大父上主,我舉心向祢,在祢聖懷裡,衷心信歸依。」

「請『再』施予寵祐與歡慰,好使我身口永常歌頌祢。」

-
kwokhim 11:02:58 A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8/3/2007

說話藝術

急事,慢慢的說;

大事,清楚的說;

小事,幽默的說;

沒把握的事,謹慎的說;

沒發生的事,不要胡說;

做不到的事,別亂說;

傷害人的事,不能說;

討厭的事,對事不對人的說;

開心的事,看場合說;

傷心的事,不要見人就說;

別人的事,小心的說;

自己的事,聽聽自己的心怎麼說;

現在的事,做了再說;

未來的事,未來再說;

如果對我有不滿意的地方,請一定要對我說。

 

作者:鄭丹瑞

(2007-06-14)

-
kwokhim 12:14:24 P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8/3/2007

創世之初:沒有耳朵的天主?

            創世紀 1:27寫道:「天主於是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就是照天主的肖像造了人:造了一男一女。」

            創世紀 2:7寫道:「上主天主用地上的灰土形成了人,在他鼻孔內吹了一口生氣,人就成了一個有靈的生物。」

            幼時,常常疑惑著天主的肖像是怎樣的,像個老爺爺般,下巴有一大撮白鬍子,面上有兩隻眼,有個鼻,有個口。不知怎的,印象中,天主是沒有耳朵的。有時主日到教堂,真想問神父:「你說祈禱即是跟天主交談,為甚麼別人跪在教堂裡祈禱時,沒有開口說話呢?難道天主是沒有耳朵的?」

人長大了,慢慢明白,祈禱是讓我的心靈跟天主有交流、有溝通,如果「唸口簧」、「背書」般祈禱,心靈緊閉著,又如何跟天主有交流呢?我們歌唱、我們讚美,大聲過「大聲公」,但心靈緊閉著,又如何能把我們的誠意、崇敬送給天主呢?

我深信天主的肖像中,耳朵是不可缺少的一環。耳朵讓我們能「聽」,能聽到天主的聖言、能聽到大自然的風聲,能聽到別人的規勸,能聽到自己的樂聲。但沒有耳朵的人更有福,因為他們失去聽覺,反而更懂得「聽」的重要,他們的心靈更開放,能聽到天主、大自然、別人和自己的心聲,天主使他們的心靈發揮了耳朵的功用。

-
kwokhim 12:13:37 PM | 全文鏈接 | 引用(0)


下一頁,第1,2

所有文章

返回頁頂

Powered by Misslog 1.2 | Design by BlueY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