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 简体 繁體

8/9/2007

父親節:回歸父家

(本篇寫於6月17日父親節)

今天是六月第三個週日,亦即一年一度的父親節,大部份人都有些慶祝節目,向自己的父親、爺爺表示(或者是暗示)一下孝意。未為人父的丈夫,也可能會收到妻子的神秘禮物。平日比較「cool」的大男人,這天也會稍稍升溫,融入喜慶的氣氛。

 

仲恩每年的父親節活動第一砲,就是到教堂望彌撒,全家出動,向天主感恩,多謝祂給予我一個父親。今年父親節,進台詠很特別,新版頌恩第282首,歌名是《回歸父家》,一聽之下,心裡就暗叫一聲:「大吉利是咩!」多數有弟兄姐妹離世時,大家都會說他/她回歸了父家,那麼,父親節流流,唱甚麼《回歸父家》呢?在咒自己的父親去死嗎?總覺得歌名令我有種不太自在的感覺。

 

「我們要起來,回到天父的家鄉。」

 

其實這歌詞是出自《路15:18》,浪子回頭的比喻中,浪子的悔過:「我要起身到我父親那裡去,並且要給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路15:19》更激:「『我不配再稱作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你的一個傭工罷!』」

 

有時真難理解這個比喻。這有點自虐吧!你試試跟父親說,叫他把你當作是傭人吧,恐怕你會把父親嚇得心臟病發:「呀仔!你係咪發燒呀?你無病嘛?」更難理解的是,我至小就以為比喻中的父親天天在屋外等待小兒子回來,不用打工,這個父親可悠閒得很呢!印象中,多數留在家中,等待丈夫、等兒子的都是妻子、母親來的。父親不都只有「被等」的份嗎?

 

前陣子,仲恩經常很夜才回家,令父母擔心不已,直至有一晚,我凌晨兩時才回到家裡,見到那一幕景象,我就決定不再夜歸了。那一次,當我打開鐵閘、大門,第一眼見到的,是門縫透出來的廚房燈光,全屋都是黑漆漆的、沒有開燈;第二眼見到的,是父親坐在暗黑的客廳,把手上那杯茶乾了,走入廚房裡洗杯,說了四個字:「早點睡吧。」他,在這個時間,平日已經去睡了;他,就算不等我,我也有鎖匙自己開門;他,沒有跟我約好,在這個時間見面。這個他,平日沉默寡言的他,跟本沒有理由等我,他倒了一杯茶,一邊喝、一邊等,那杯茶是他為何坐在客廳裡的原因,但不是理由。這一幕,我親身感受到父親等待兒子是怎樣的一回事。

 

有很多時候,父親們都不善辭令,不懂怎樣說出關心的說話。「書生型」的父親只會靜靜地等待兒女回家,甚至是回心轉意,兒女對父親有很多誤解,他也不會向兒女解釋,兒女在埋怨父親與他們有代溝、父親很固執、很食古不化,父親只會將這些埋怨吞進肚裡;「火爆型」的父親會大呼大叫,打打鬧鬧,兒女埋怨父親了,他會反擊,彷彿家庭就等同於戰場,兒女想表達一下愛意,父親又不夠浪漫,粗枝大葉,兒女總會覺得對父親的孝順是一廂情願、沒有回應的。無論父親是「書生型」、「火爆型」……父親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等待兒女回到身邊」。

 

你有跟父親擁抱嗎?你有跟父親說「我愛你」嗎?你會覺得跟父親說「我愛你」是羞恥的嗎?當兒子的啊!很潮的兒子們啊!你嫌棄老爸很老套嗎?

 

「大父上主,我舉心向祢,在祢聖懷裡,衷心信歸依。」

「請『再』施予寵祐與歡慰,好使我身口永常歌頌祢。」

kwokhim   11:02:58 AM 
本文引用通告(trackback)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