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 简体 繁體

8/23/2007

非典型狂想

文章曾刊於2003年5月4日之公教報

攝於:2003年.香港.SARS期間


在撰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剛從網上的即時新聞頻道得知港大已確定導致非典型肺炎的病毒為新冠狀科病毒,因此非典型肺炎亦可稱為「冠病毒肺炎」,報導引述發言人稱希望日後不要再稱此肺炎為非典型肺炎。新冠狀科病毒的名稱很醫學性,我深信一般人在日後還是會繼續以「非典型肺炎」來稱呼此病;"非典型"本是"典型"的相反詞,所有在常規性典型以外的東西都可以稱作非典型;或許經此事後,「非典型」會成為一個論述來形容一些感染力驚人,發展迅速及掌握不到的事情。「非典型」這詞匯在過去數日已足已令廣大市民帶來驚慌的集體記憶,不難理解「非典型」在是次肺炎肆虐的過程中產生了的新意義。

 

截至現時為止,非典型肺炎困擾香港社會超過三星期,有關非典型肺炎的報導打從三月十三日開始以頭條新聞的姿態出現,每天也有新的發現與報導,受感染人士的數字直線上升,令很多人都人心惶惶,慨嘆生命的軟弱,心靈的無助...雖然病毒源頭有了著落,但可以如何根治及防止大規模的擴散呢?有關方面還沒有十足的把握(不知道是次疫症在文章刊登的時候是否已受控制)。由於問題嘗未徹底解決,普羅大眾的恐懼心態仍然存在。對於這件比美英強行攻打伊拉克更為觸目的事件,引起了我很多反思及聯想,希望與大家分享一下。

 

傳媒的角色: 和很多人一樣,在起初我並沒有細加留意非典型肺炎的報導細節,只知道這個病有很強的傳染性,能迅速令很多醫護人員病倒。其後,當我知道這傳染病能快速擴散到社區的時候,再配合有關報導的"猛烈資訊轟炸",我開始由不聞不問變為恐懼了,令我感到恐懼的部份原因是源自我們對疾病的不認識及死亡的威脅,但另一方面,那些繪影繪聲的報導,亦不禁使我汗顏。例如什麼:世紀疫症爆發,奪命肺炎襲擊,全城恐慌,香港病呆了,閃電擴散,病毒魔爪襲擊...這些報導縱然反影事實,但排山倒海的出現亦形成了一種強勢論述,震動著讀者的驚慄神經,令大家有如在觀看驚慄片的劇情介紹。

 

稍為讀過文化研究理論的人都知道傳媒掌握了新聞報導的篩選大權,有製造真理的威力,面對是次非典型肺炎的強勢資訊,我總覺得傳媒正間接地製造恐慌的氣氛。縱然傳媒只是如實報導疾病的發展情況,還指責政府封鎖消息,隱瞞疾病已向社區擴散等資訊;但同時間又不斷製造一些引人恐慌的論調,形成讀者的恐懼與不安。雖然我們並非被動的資訊接收者,但很多時候,看到什麼會決定我們想什麼,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可以消化所有訊息嗎?沒有空間接收所有訊息的時候,就算傳媒沒有選擇性地播放某些訊息,到頭來我們還是只會選擇性地接收某部份資訊。在這個鼓吹反智的年代裡,要冷靜分析一些資訊,談何容易!

 

危機特顯既有問題: 傳媒雖有助製造是次的全城恐慌效應,但我認為全城恐慌之所以能夠出現,是因為香港人對現時生活的高度不安及對政府失去信心,這才是非典型肺炎能成功震動港人的驚恐神經的真正來源;危機的出現只是把平時遮掩的問題呈現出來。經濟衰退為市民帶來很大的壓力,社會各階層早已充滿了不安情緒,非典型肺炎的出現因此把香港社會的隱性問題用一個個口罩呈現了出來。有報章指"香港病呆了",我也覺得香港真的病了,病的並非純粹是生理上的病,而是人的精神非常脆弱,經不起考驗與挑戰。生老病死本是人生的基本部份,為何習慣了掌握資訊與技能的現代人對不能控制的疾病會特別不安呢?現代人的心靈實在太脆弱了,管理主義的抬頭與科技的發展亦令我們太過習慣要控制事情,若有一些沒有規律,控制不到的情況出現便令我們變得不知所措。

 

香港人是次的激烈反應令傳染病的社會閱讀變得精彩。普遍港人在此事的"每事鬧"與惶恐心態反映了港人生活的躁動與不安,似乎每一個人只看到自己的需要而已...是次非典型肺炎事件令我感到不安除了是因為疾病本身的威力外,那些推卸責任的言論,互相指責的報導,對立的論調,人人自保的態度,亦令我感到悲慟。恐懼會使人加強自我保護,過份的自我保護卻會帶來破壞.一個社會的集體恐懼若被放大,斷然會造成社會動亂,產生危機。

 

以往讀社工的時候曾輕輕觸及"危機介入",危機是轉危為機的時候,是一個很好的介入點去解決現時的問題...困難雖然很難去面對,但若處理得好,也可以化危險為機會。我不期求政府解決她的管治危機,但我盼望香港人整體的人心惶惶及無助不安的情報可以趁這個時期解決。我想造成今時今日的社會處境,是因為香港人的自我保護意識太強,擁有太多,不懂與他人分享自己的東西。這是心病的源頭,但我們可以用什麼藥來醫治這病毒呢?

 

基督徒的禱告: 某天晚上,我向小天(小天是我對天主的暱稱)祈求,期望那些研究人員能夠充滿智慧,盡快為我們研制解藥,讓所有患病者都可以藥到病除,不再受死亡的威脅;當非典型再不是奪命疾病的時候,就算病毒的感染力再強,人的恐懼亦會相對減低,說到底,人始終也超越不過對死亡的恐懼...我也祈求小天賜我們基督徒智慧,好讓我們成功研製一些治理香港人心病的心靈特效藥,以面對現時的困境。我但願香港社會在未來能夠少一點戾氣,多一點互相關懷與互助的氣氛...期望小天會賜我們心靈平安,跨越恐懼。最後,在這個非常時期,在我們向前線醫護人員致敬的同時,請不忘向那些時薪低工時長,日夜不停為懷疑受病毒感染而進行清潔的清潔工人祈禱!

pctt   3:11:29 AM 
本文引用通告(trackback)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