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 简体 繁體

8/23/2007

也是財赤

文章曾刊於2003年3月9日之公教報

攝於:2003年.香港.香港天主教大專聯會


記不起從何時開始,我經常聽到關於特區政府探討財赤問題的報導,在整個經濟不景與財赤的大論述下,衍生了公務員減薪,急政室收費,削減大學撥款等問題。無獨有偶,香港天主教大專聯會近年亦出現了財政赤字,雖然聯會的財赤狀況並不能與政府的財赤危機相比,但財赤狀況總教我這代聯會人著緊。

沒有錢雖並非萬萬不能,但總會給人帶來很多不便,這是大家都明白的。於是這個"為什麼聯會不嘗試向外申請贊助呢?"的建議在上個月的週年大會上又再次被院校代表提及,假如我們能夠成功向外申請贊助,便不用愁財赤的問題;然而這提議亦並非什麼劃時代的創新意見,現時比較大型的大專活動如迎新營等,十居其九都有贊助商贊助,向外申請贊助已經成為籌辦大專活動的一部份。但為何我們卻沒有打算以此手法來解決問題呢?

院校代表的提問換來聯會人標準化的公式答案:「事實上,聯會並非沒有向外申請贊助,例如我們會去信各大修會為迎新營籌募經費,希望能以較低的成本價吸引多些新同學參與我們有意義的活動...但是,那些和聯會宗旨目標相違背的商業機構,我們是絕不會考慮的...」但這個答案並不太具說服力,我明白作為一個有立場的信仰團體,與貧窮及受壓迫者站在一起的精神讓我們絕不會像其他大專團體一樣輕易向商業機構求助,但卻始終不明白為何前人並不鼓吹我們向其他非謀利團體尋經費。

還是老牌神師的勉語提醒了我。答案其實很簡單,假如我們都把集中力放在籌募經費上,那有時間和精力去為同學服務?還是把心思放在有意義的事情上吧!頭痛醫頭、腳痛醫痛的思考邏輯是我們慣常的做法,可是當我們把集中力過份放在如何解決現有問題上,卻往往做成本末倒置的思考。把心思放在不適當的地方亦是一種浪費,最重要的地方反而忽略了,就如瑪大,瑪爾大兩姊妹對耶穌的接待一樣...假如學生都忙著想辦法來應付學費的時候,哪來時間專心學習?假如大學當局均忙於想辦法應付削減資源所帶來的影響時,哪來心力搞好基本教育?假如老師忙於自己的學術研究以應付評級,哪來時間專心教學?剎那間,數百個假如突然衝擊著我。

誠然,聯會的財赤問題是不會自動消失的,聯會人還是要努力去改善財赤狀況,但我相信各方面的努力,如院校的分享及老鬼的資助是可以助我們解決財赤困難的。因為大家的支援,令我們可以把心力放在有意義的事情上。我也知道特區政府為財赤的問題而著急,但心裡總懷疑政府沒有把心力方在最適切的方向上,削減資源亦並非最好的辦法。我相信特區的財赤問題總有辦法解決的,問題是那些有能力的人是否願意將自己多出的與其他人分享,以減輕政府在不必要的地方所周旋的代價。究竟誰是有能力的人呢?不禁又令我想到耶穌稱讚窮寡婦的故事...

pctt   3:01:26 AM 
本文引用通告(trackback)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