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 简体 繁體

7/21/2007

噴霧傷人

攝於:2005年.香港.世貿部長級會議


我來自韓國,是一名農夫,在200512世界貿易組織第六次部長級會議(簡稱MC6期間,我隨韓國民眾抗爭團接近千多名韓國朋友來到香港,表達我們對世界貿易組織(簡稱世貿)的意見與不滿。

 

世貿的協定令我的生活變得困苦,自由貿易並沒有改善我的生活,卻令我的生活變得越來越困難,自我國擴大農業貿易市場化之後,家鄉每年約有200300個農民因經濟破產而自盡。我實在不敢想像假若MC6通過進一步開放農產品市場的協定,我的生活將會變成怎樣,我怎樣能夠與從其他國家輸入的低成本農產品競爭?我會瀕臨破產的邊緣,我一直以來的農民生活方式將受到嚴重的破壞...

 

與其留在祖國沮喪的等待,我決定到香港表達我的訴求。就算不能改變世貿的任何決定,至少我也曾經盡我所能,用我能夠運用的方式去表達我的意見。我來香港的目的並不是為了破壞這裡的繁榮與安定,我來到這裡只是為我的生活而奮鬥。

 

20051213日,MC6世貿部長級會議開幕的第一天,我隨大隊與其他抗爭同志來到示威區,可是我並不能夠進入開會的場地。示威區與會場的距離實在是太遙遠了,我甚至連開會場地的正門也看不見。為了更接近開會的場地,我們嘗試進一步貼近警察的防線。

 

我們越貼近,警察便越緊張,我看見緊守崗位的香港警察用特製的胡椒噴霧來迎接我們,我雖明白防暴警察的職責是要阻止我們前進,可是!我真的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我的心只想進入會場表達意見,我甚至沒有和他們有任何肢體的碰撞,我只是跟隨著大隊前進,在我們有同胞燃燒示威物品的一剎那,有水柱立即從警方防線射過來,不到一秒鐘,我便被胡椒噴霧狠狠地攻擊。

 

雖然在出發前曾聽同伴說過香港警察會準備特製的胡椒噴霧來驅趕示威群眾,聽說胡椒噴霧是由芥辣、胡椒等刺激性的植物溶液提煉而成,目的是使示威者的臉部受到刺激,從而停止具攻擊性的行為,但是我真的沒有做過什麼具攻擊性的行動,難度你覺得手無寸鐵的我會向你們攻擊嗎?我一心只是想在更接近會長的距離去表達我的意見!

 

胡椒噴霧令我的雙眼紅腫很想流淚,可是身體上的痛苦又算得上什麼?當我的生活要因為世貿不公平的協定而受到打壓的時候,少少的皮肉之苦並不及我內心的傷痛。因受到噴霧的刺激,我的眼睛不斷流著眼水,我的心也在暗自淌淚...我想告訴你,假如我可以選擇,你覺得我會千裏迢迢由韓國來到這裡嗎?究竟是什麼逼使我一定要來到這裡表達我的訴求?是世貿令我變成弱勢社群,是不公義的協定令我得不到溫飽,糾纏著我的是生存和溫飽的問題啊!

 

在被噴霧擊中的一剎那,我突然記起主耶穌曾說過的話:「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瑪廿五40)剎那間,我彷彿聽見主耶穌在大叫:「好痛啊!你們為什麼要用胡椒噴霧來傷害我?」

pctt   8/21/2007 2:02:55 AM 
本文引用通告(trackback)URL:

8/24/2007

很感動﹗
angie   Email  Web  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