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 简体 繁體

7/21/2007

喷雾伤人

摄於:2005年.香港.世贸部长级会议


我来自韩国,是一名农夫,在200512世界贸易组织第六次部长级会议(简称MC6期间,我随韩国民眾抗争团接近千多名韩国朋友来到香港,表达我们对世界贸易组织(简称世贸)的意见与不满。

 

世贸的协定令我的生活变得困苦,自由贸易并没有改善我的生活,却令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困难,自我国扩大农业贸易市场化之后,家乡每年约有200300个农民因经济破產而自尽。我实在不敢想像假若MC6通过进一步开放农產品市场的协定,我的生活将会变成怎样,我怎样能够与从其他国家输入的低成本农產品竞争?我会濒临破產的边缘,我一直以来的农民生活方式将受到严重的破坏...

 

与其留在祖国沮丧的等待,我决定到香港表达我的诉求。就算不能改变世贸的任何决定,至少我也曾经尽我所能,用我能够运用的方式去表达我的意见。我来香港的目的并不是為了破坏这裡的繁荣与安定,我来到这裡只是為我的生活而奋斗。

 

20051213日,MC6世贸部长级会议开幕的第一天,我随大队与其他抗争同志来到示威区,可是我并不能够进入开会的场地。示威区与会场的距离实在是太遥远了,我甚至连开会场地的正门也看不见。為了更接近开会的场地,我们尝试进一步贴近警察的防线。

 

我们越贴近,警察便越紧张,我看见紧守岗位的香港警察用特製的胡椒喷雾来迎接我们,我虽明白防暴警察的职责是要阻止我们前进,可是!我真的没有做什麼伤天害理的事,我的心只想进入会场表达意见,我甚至没有和他们有任何肢体的碰撞,我只是跟随着大队前进,在我们有同胞燃烧示威物品的一剎那,有水柱立即从警方防线射过来,不到一秒鐘,我便被胡椒喷雾狠狠地攻击。

 

虽然在出发前曾听同伴说过香港警察会準备特製的胡椒喷雾来驱赶示威群眾,听说胡椒喷雾是由芥辣、胡椒等刺激性的植物溶液提炼而成,目的是使示威者的脸部受到刺激,从而停止具攻击性的行為,但是我真的没有做过什麼具攻击性的行动,难度你觉得手无寸铁的我会向你们攻击吗?我一心只是想在更接近会长的距离去表达我的意见!

 

胡椒喷雾令我的双眼红肿很想流泪,可是身体上的痛苦又算得上什麼?当我的生活要因為世贸不公平的协定而受到打压的时候,少少的皮肉之苦并不及我内心的伤痛。因受到喷雾的刺激,我的眼睛不断流着眼水,我的心也在暗自淌泪...我想告诉你,假如我可以选择,你觉得我会千里迢迢由韩国来到这裡吗?究竟是什麼逼使我一定要来到这裡表达我的诉求?是世贸令我变成弱势社群,是不公义的协定令我得不到温饱,纠缠着我的是生存和温饱的问题啊!

 

在被喷雾击中的一剎那,我突然记起主耶穌曾说过的话:「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玛廿五40)剎那间,我彷彿听见主耶穌在大叫:「好痛啊!你们為什麼要用胡椒喷雾来伤害我?」

pctt   8/21/2007 2:02:55 AM 
本文引用通告(trackback)URL:

8/24/2007

很感动﹗
angie   Email  Web  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