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 简体 繁體

9/29/2007

向日本記者長井健司致敬

最近幾天經常看到緬甸民眾示威的新聞,為大家獻上一幅當年在緬甸邊界拍攝的照片,照片沒有什麼震撼與特別,只是記錄了這個被軍政府剝奪民主的地方的表面平靜,我著實為緬甸的自由感到悲慟...是次撰文,也並非想分享什麼對緬甸爭取民主的看法,只是想分享一下最近有日本記者在緬甸採訪喪身一事的感受...

 
 
攝於:2003年.泰國與緬甸的邊境
 

“Someone’s got to visit places that no one else will.”

 

以上這句話便是剛在緬甸新聞戰場上殉職的記者長井健司的格言,我跟他毫不相識,但他的死卻深深觸動了我...

昨天在報章看到一位正在緬甸採訪大規模民眾示威的日本攝影師被軍警的流彈擊斃,有報導指是由於軍警向示威亂槍掃射而導致今次事件,事件並非意外,而是緬甸軍政府血腥鎮壓的結果。軍警開槍驅趕示威民眾,這位攝影師當時在現場拍攝,他不是中流彈,而是被一個軍警近距離開槍致死,他中槍倒地後掙扎一會,死前手仍緊握著手提攝影機繼續拍攝。

震撼我的是他在垂死的一剎那還是緊緊握著攝錄器材,期望把最真卻又最殘酷的事實呈現給其他人...翻查資料,這位名不經傳的陣亡攝影師今年50歲,自97年起就擔任由日本自由記者組成的APF通訊社的駐外特約記者,總是在國際最惡劣的環境採訪,曾到過巴勒斯坦、阿富汗與伊拉克,也曾深入中國大陸與北韓邊境。同僚說是他的正義感驅使他這樣做,他本人也相信這就是他的使命,主流媒體不會走到最危險的前線地帶報導,獨立的新聞工作者便需要把事實呈現出來。

我也是一位擅長「記錄事實」的民間攝影師,埋藏在心底有一份能有機會周遊列國的強烈渴望,把不同地方的不公義事實透過照片呈獻在別人面前,企圖為世界帶來一點點轉變。我隱約感受到這位陣亡攝影師的那份孤獨與使命感,我也相信「記錄不公義事實」就是自己的使命,但這使命略帶一點危險,所以旁人不容易明白為何你要有那份選擇...可是我沒有他那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氣,因此我很容易會退縮甚至停滯不前...

雖然我的拍攝只是業餘性質,但我希望我的信念與使命感並不會隨著年月而消逝...

祝福這位攝影師,也請大家為他的家人祈禱。

pctt   2:48:42 PM 
本文引用通告(trackback)URL: